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刘姝威该不应将方洪波拉下水?违规者不要抱有荣幸心理_台北市内湖区新闻

2018年10月18日 浏览次数:48164设置

2018年12月2日,北京,刘姝威到场金融街论坛特殊运动。


2月11日,着名学者刘姝威揭晓文章《严酷羁系严酷执法》质疑广东证监局是否存在选择性执法。同是信息披露违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收到了警示函,而美的团体董事长方洪波却未被警示。刘姝威的质疑是否有原理?身为格力自力董事,她的这一行为意味着什么?


春节前夕,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缘故原由是她在1月16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提前公布格力电器2018年营业收入等有关业绩信息,而正式业绩预告当晚才公布,因此广东证监局对其接纳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羁系措施。这件事成为春节时代投资者热议的话题。


春节后的第一个生意业务日,不久前成为格力电器自力董事的刘姝威发文质疑广东证监局,羁系警示函为何只给董明珠而不给方洪波?


刘姝威在文章中称,据多家媒体消息来源,2019年1月12日美的团体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在2019中国制造论坛上透露,美的团体2018年预计税前利润凌驾260亿元,再创新高。1月15日美的团体公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根据广东证监局公布的《警示函》,方洪波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治理措施》第六条和第四十五条。若是广东证监局给董明珠发《警示函》,而对方洪波的行为不发忠告,那么广东证监局是否选择性执法?


与此同时,刘姝威还向广东证监局提出两个问题。其一,公司董事高管是否有义务向股东大会陈诉业绩预期?其二,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治理措施》第六条和第四十五条的是向股东大会上陈诉公司业绩预期的董事高管照旧私自向媒体公布股东大会内容的股东?证监局应该处罚谁?


刘姝威抛出的两个问题,实在不难过出谜底。这两个问题似有为董明珠免责之意,然而现实上并不能为董明珠免责。以是,刘姝威发文质疑广东证监局,顺便也把方洪波拉下了水。


那么,刘姝威该不应将方洪波拉下水呢?应该说,谜底是一定的。就此而论,刘姝威的质疑有一定原理。暂且岂论刘姝威质疑的主观目的是什么,就其客观效果来说,这一质疑确实击中了当下羁系的一个要害所在,那就是选择性执法问题。好比,警示了董明珠,却没有警示方洪波,而两人违规的性子是完全一样的。


固然,对董明珠的警示,或许与市场的强烈反映有关。1月16日格力电器股东大会当天,董明珠违规公布格力电器2018年度业绩数据一事就被普遍消息来源,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当天就有舆论对董明珠违规一事提出质疑,深交所亦于越日就此发出“关注函”。在这种情形下,广东证监局对董明珠予以警示是不难明白的。


但问题是,作为羁系部门接纳羁系措施时,不能被舆论所指导或只是随着舆论走,或者就由于董明珠的关注度高而对其接纳羁系措施。在这个问题上,羁系部门更应体现公正执法的原则。对市场关注度高的董明珠要警示,对同样违规的方洪波也应予以警示。必须做到执法公正,而不是以市场关注度作为执法尺度。


正由于云云,刘姝威发文质疑广东证监局是应该的,把方洪波拉下水也是应该的。对于方洪波来说,被拉下水并不冤,究竟他确实违规了。既然违规了,就应该受到响应查处,不应有荣幸之心。


以是,刘姝威发文质疑有两层努力意义。一方面,对于羁系者来说是一种监视,它可以促使羁系者越发严酷地执法,同时也越发公正地执法。若是渎职的话,不清除会遭到“刘姝威式”的炮弹攻击。另一方面临于违规者来说,也是敲了一次警钟,它能提醒违规者不要抱有荣幸的心理。同时也警示其他人不要试图违规,或许你的违规行为同样会招来“刘姝威式”的“炮轰”。这也提醒市场到场者,进入资源市场,一定要遵纪遵法。


□皮海洲(财经谈论人)

编辑 王宇 校对 何燕